【摘要】 搜索是人类文明历史上一个很基本的需求,任何信息资料的索取与取得过程,都可以称为是“搜索”。互联网搜索只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基本延续,当然其效率已经不是过往可以同日而语的。 ……

搜索是人类文明历史上一个很基本的需求,任何信息资料的索取与取得过程,都可以称为是“搜索”。互联网搜索只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基本延续,当然其效率已经不是过往可以同日而语的。

1412-1

古时豪强养那么多门客,近代的师爷幕僚,其实都是提供有效找到问题答案的一种行之有效的策略;而近代发展的各种归类法,尤其是图书分类方法,可以说也是对知识与信息的一种梳理,方便人找到要找的资料;但最原始的方式直到现在依然被我们采用:直接询问可能知道答案的人。

提供答案可能是老师及智囊团,也可能是百科全书、辞典等等;但搜索的过程就是这么简单:提出需求,从某处获得可能的解答,然后实践这个解答,问题解决。如果问题没解决,那么看看是否还有机会再从其他来源获得不同的解答,继续实践,直到问题解决或者不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互联网的兴起很大程度改变了人们搜索的形态,尤其是搜索引擎的兴起改变了不少人的搜索方式,很多事情不需要再努力去查书籍、问他人了,因为网上搜索引擎提供的答案按比例上更优,搜索的成本更便宜(咨询某些专业人士某个问题的代价一般都较高),这其实是不弱于汽车、电灯的一项革命。

我感兴趣的是,按照搜索的演进来看,将来的搜索引擎可能会做什么?带来好处的同时,对社会及作为个体人类的风险在哪里?

Google Glass的意图:收集数据,成为答案提供者

目前众所周知,Google是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他们提供了五花八门的产品与服务,大部分是免费的(对个体网民而言),他们也努力在做一些看起来很炫的新产品与服务:Google Glass眼镜、可能的Watch(手表),还有自动驾驶的汽车技术,以及已经很普及的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等等。

另一方面,Google的主要收入与利润是来自传统的网页搜索广告,以及正在兴起的移动搜索广告(其实目前依然主要是网页广告的一种变体,只是结合了LBS的一些新特性);这就不仅让人好奇,为什么Google要做那个很前卫的Google Glass眼镜?为什么要花费巨资研究汽车自动驾驶技术?为什么有可能要做手表?……

上述问题虽然还未解决,但Google制作Android的意图是逐渐清晰了:不是为了气死Jobs和iPhone抢生意,也不是看上手机硬件的利润,而是,以上这些产品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凡是你大脑对外接触的主要可能提供信息的通路(眼耳口鼻行),Google都想占着,并成为最主要的渠道,不让其他公司有机会。

Google希望将来,大多数人每一次面临选择或者有疑问的时候,小到去哪里的路该怎么走,中午吃什么饭去哪里吃,大到人生的抉择,甚至该选择什么样的爱人,Google都能成为首选答案提供者。

当你开着Google技术的汽车,尽管目的地是你设定的,但中途该怎么选择加油站、在哪里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从哪条路走,等等都是Google帮你操心,这里面有没有商业机会,你说呢?当然,我不认为Google就会故意推荐质次价高的商家给你,我的意思其实是说,选择权其实是你自愿交给Google了,过程中必然会有消费行为,其中部分利润必然会转移给Google的。

举例来说,路上附近有两个不远的加油站,大家的价位和服务水平都差不多,原来去哪里加油对你来说是自己随便选,对他们来说商业机会均等;而现在谁和Google有合作,谁就有机会胜出,这就打破平衡;最终的情况就是两家最终都和Google合作了,于是Google从两家加油站都赚到了钱,而表面上开车的人并没有吃亏,但实际上这种成本必然转移给消费者。

长期,搜索引擎将掌握大量规律,倒逼人们的独立选择权

Google为什么要做Android?从短期来说,移动互联网是目前正在演化的互联网新阶段,怎么在其中获得商业机会,OS作为平台来说是最好的载体,这一点和当年微软Windows的成功很相似,只不过Google想开了,干脆就不要钱的,只要用的人越多越好。

从长期来说,Android也同样可以担负搜集用户数据的使命。你可以反驳说,Google Android没上传我的通讯录、短信等资料啊,其实Google对这些真没啥兴趣,人家不是360也不是腾讯,人家可以在其他服务中,正当地获得你的不少数据,举例来说,当你使用Google Maps,难道不会和云端进行数据交换,你的各种地理信息肯定就正当地被Google获知,当然人家日后「推荐」些周边的啥便利服务,也许你觉得还挺方便舒心的。

搜索引擎将来可能会干的事情可能是这样的:像个无所不知的贴心仆人一样,伺候着你的各种需求,甚至能揣度你潜意识里想要干嘛,哪怕你实际上并没有这样想。比如说,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吃披萨,当搜索引擎了解到这一点,他们可能比我自己还清楚,大概多长的时间后,我可能又需求去吃披萨了。于是在某个它预测我有饥饿感又比较有闲情的时机,告诉我周边有哪一家披萨店不错。当然,它们的这个推荐会从披萨店获得回报。

这样的需求其实很多很多,比如女生快来生理期,那么卖卫生巾的电商,或者某些舒缓情绪的商业服务,都可以被贴心地在恰当的时机被推荐,其实,用户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而且并没有其他有血有肉的人获知这些秘密,使用上人们对隐私的担忧会逐渐改变、变淡…

以上这些各种方便、精准、提高生活质量的服务依赖什么?没错,就是对你的人生各种不起眼数据的测量,比如你的体温,比如今天你的脉搏,这就是谷歌有可能做手表或其他可穿戴产品的原因。谷歌除了Glass、Watch、Android、自动驾驶等产品,我认为他们还会继续研发一些我们目前想不到,但是一旦曝光之后,我们就恍然大悟的产品,其核心依然是搜集、整理、分析我们的人生,如生活习惯、消费习惯、LBS出行数据、SNS社交规律…

搜索引擎的未来就是玩这个的,而科技带给人类舒适的同时,也更加奴役大家,我们的选择权越来越少,当大家都普遍接受让搜索引擎帮我们做抉择时,那么愿意自己独立抉择的人,就是个异类

关于Google政权的想象

Glass很酷,虽然目前只是第一代的试验性产品。但正如汽车工业一样,其中的技术必然会应用在许多其他实用产品中。我觉得大家忽视了Glass真正的用意:Google在试验收集人们日常的生活数据,比如都见了多少人,每天走了多少路,吃了啥东西等等许多表面上看起来无意义的数据,这些数据目前都不是被前人曾经量化测量过的,但实际上,这些数据串一起,Google就可以了解到一个人的生活规律、消费规律、社交规律,以及很多人类社会学家想要获得的资料。

这些资料的宝贵价值是很多人估算不到的。掌握了这些数据资料后,Google不仅仅可以关注到某个人,还能获知某个群体、社会的共同规律,利用得好,可以从中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严重一点说的话,要搞颠覆或摧毁一个社会的Power也是可能的。

最近,看到一些人关注Google Glass随时随地拍照可能涉及侵犯别人隐私的问题;我相信Google并不感兴趣某个人的隐私,他们对搞出“艳照门”事件毫无兴趣,而且这样的隐私问题反而是整个数据搜集计划的绊脚石和威胁。只有参与的人数越多,Glass这个产品搜集的数据才越有意义:数据样本越多,分布覆盖越广,其价值也越高。Google关注的整个Glass获得的大数据结果,对其中的个体隐私侵犯是不感兴趣的。这一点在较早前已经验证过:Gmail的确扫描用户邮件内文,但不是为了偷窥某位人士的隐私,他们只想让广告更精准一些,比如AI觉得你邮件谈论感冒的问题,那么向你兜售感冒药的成功率就会高很多。我认为Glass也是如此,但绝对不是为了简单提供Web广告那么简单,Google应该想的是未来的商业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做文章,所以现在的Glass只是第一步,但他们得引诱大家自愿被搜集。

有谁会愿意将自己的生活各种真实数据提供给他人?越是阶层高的人越不会。举例来说,如果每天提供100元的悬赏,让你交待自己每天都见了谁、都做了哪些事、去了哪家餐厅、吃了啥、消费多少、每天花多少时间运动、多少时间娱乐……估计都没几个人愿意做,也做不到。但是Glass可以做到,只要它提供其他一些方便的功能作为交换即可,比如免费的随时信息搜索、拍照、录像、天气预报、娱乐等等;不知不觉中,用户就把自己给卖了,就这么简单,虽然形式上可能还需要包装得看似正当,而且合法。

Google的高管从来不隐讳Google有搜集用户数据的癖好,从Web时代就这样,他们认为正是这样的数据才帮助Google改善了搜索的质量,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们只是强调没有将用户数据暴露给其他人,并且没有做不当使用,而其实当与不当根本就没有界限。

但用户付出的数据越多,尤其是自己的数据越多,那么主动权就随之越少,而用户输送给Google的数据越多,Google获得的Power(我不是故意用英文,而是因为Power可能是优势也可能是权势,商业的,也可以是政治的)就越大。甚至,目前Google老板的权限已经超越了许多小国的元首,开始插手某些国家的政治事务。

对于Power的诱惑力,人往往认识不足,光有美好愿望并不一定就有美好结果;检查历史,凡是大悲剧没有不是以美好愿望开始的,我很担忧Google的老板们拥有这么大Power后会干些什么。有人会说,美国有完善的反垄断机制。其实我觉得根本没用。首先,微软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Windows是个丑陋的PC OS,但是因为商业策略及占有率的优势,全世界的普及率直到今天都没有其他可以匹敌的;而Intel的x86也是如此,除非PC时代过去了,他们才会崩塌。

有人可能想举出AT&T来反驳了,我先替你说了吧:AT&T能分拆是因为多种原因的,但是美国没有分拆微软一定是考虑到分拆微软可能对整个国家整体利益较大的原因,加上Windows与Office分拆后,并没有办法打破PC OS的局面,但是把Windows拆成两个,在可操作性上基本上难度不可行。

同理,Google可以被分拆吗?理论上可以,但是美国可能因此丧失互联网的优势地位或者被其他经济体逼近,他们愿意吗?另外,Google的服务是互相融合的,很多新业务都是侵略的,把其他行业原有赚钱的模式打破砸烂,然后从新从互联网广告赚钱,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不赚钱也可以。Android就是典型的例子;原本手机企业各自写OS并且主要靠硬件赚钱,但是Google进入后,硬件赚钱的水平就越来越低了,而独立或弱小的OS软件开发基本上就别指望活了;这一点有点像中国南方的外来物种入侵,本来有一个物种多样化的森林,结果某种美洲植物引进,把成千上百的本地植物都逼死灭绝了,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转自:虎嗅  赞助:马尔代夫旅游)

转载请注明:Devin >> 谷歌眼镜会是人类被搜索引擎奴役的开始

我来说说

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In 2018

虚长三十而立Flag

  • 1. 生娃,并为他拿起狗头单反,背诵历史纪元表;
  • 2. 认证PMP;
  • 3. 和老外讨论工作无需翻译;
  • 4. 参与一项硬件研发项目的产品设计;
  • 5. 带老婆玩,带父母玩。

精彩爽文,窗边小说,关注送礼

In 2017

墨刀

二十岁时打架,兄弟多,那是面子,敢惹事那叫魄力!现在打架了,悄悄的,真怕身边的朋友笑话!

从前,天天喝大酒,唱歌,通宵KTV,那叫会玩。现在低调做人,约上三五知己喝喝茶,到公园跑两圈,多陪陪家人,那叫靠谱!

不管你混的多牛逼,多有钱,做和你年龄匹配的事,这叫责任! 也叫成熟!

10年前发个脾气,牛都拉不回来。10年后生个气,转眼就觉得没必要。时间渐渐磨去了年少轻狂,也渐渐沉淀了冷暖自知。

10年前,连多愁善感都要吹得惊天动地 ,10年后,越痛越不动声色;越苦,越保持沉默 。

10年前,我们本着糊涂装明白。10年后,我们本着明白装糊涂。成长就是将你的一切都变成心静如水。

In 2016

放下,守心,承担
独立自主
敢想敢做,而能不计旁人眼光
说走就走,而能不再瞻前顾后

In 2015

愿这一年,

不再蹉跎、不作妄谈,
可以抱有千种期许,但至少播种一个开端;

不必发狠、不求看穿,
懂得各有山高水长,不必苦求同路与照看;

依然敢爱、敢离开,
从错误里汲取、在行走中放下,
平常应对平淡,平心看待平凡;

生活若能精彩更好,
但更重要的自己开心,家人幸福。

About Devin

昵称:Devin
性别:男性
邮箱:atDevin#qq.com

本人的长相


简历:

2015-2017 长虹智慧健康 .产品经理岗
2012-2015 苏宁易购 .广告媒介岗
2008-2012 中国矿大 .电子商务

简介:


男、爱生活、爱世界

许可


本博客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基于“www.atdevin.com”上的作品创作。本博未注明转载的作品皆为本博原创。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